娱乐新闻 ∠  您当前所在位置:主页 > 娱乐新闻 >
围海控股重整计划获法院裁定批准 余姚国资或将入股
发布日期:2022-09-22 08:3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》(以下简称“围海控股”)。重整后,围海控股将其原持有的*ST围海40.44%的股票,合计4.63亿股,转让至投资人或投资人指定关联主体直接持有。

  这一重整计划,已于4月8日获得宁波高新区人民法院裁定批准。根据此前公告,该计划的联合重整投资人为宁波舜农集团有限公司、中国东方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市分公司、宁波源真投资管理有限公司。其中,宁波舜农和东方资产都是国资背景。

  围海股份从事海洋与水利工程,是宁波高新区的一家A股上市公司。上市之初,它以年年攀升的业绩表现得到市场关注,2011年至2015年间股价累计上涨近3倍。

  然而,公司却于2019年深陷6亿元的违规担保危机,不幸戴上“ST”的帽子,还接连发生公章失控、前董事长被刑侦立案、11名高管集体辞职、年报被审计机构出具“无法表示意见”、失去对子公司控制权等“剪不断,理还乱”的糟心事,令经营状况雪上加霜。

  2020年8月,围海股份的控股股东围海控股以其不能清偿到期债务,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,且明显缺乏清偿能力,但具有重整挽救价值为由,向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法院申请重整(详情点击东南财金此前报道)。次年3月,宁波高新区法院裁定围海控股等八家公司合并重整。

  深陷困局的围海控股,希望引入“白马骑士”扶大厦之将倾。2021年,公司分别在1月、5月面向社会招募重整投资人,并陆续收获“橄榄枝”,如浙江卫力控股、宁波浙海投资集团、台州城建投资集团这3家意向投资人,意向各自携重整对价约20亿元的“聘金”进场。

  但这场“订婚”并未修成正果。*ST围海去年12月4日发布公告称,已解除和上述3家意向投资人分别签订的重整投资意向协议,确定宁波舜农集团有限公司、中国东方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市分公司、宁波源真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作为联合重整投资人

  根据企查查资料,宁波舜农曾用名为“余姚市水资源投资开发有限公司”,实际控制人为余姚市国有资产管理办公室,是名副其实的余姚国资背景,而东方资产是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国有独资金融企业,二者均为国资控股。

  宁波舜农是余姚市唯一的水利基建主体,也是重要的城市基建主体,承担水利基础设施建设、城市基础建设、水资源开发等任务,2020年实现营收近8亿元,同比增长14.33%,和*ST围海的主营业务“专业对口”。

  有分析人士指出,近期水利行业或将迎来新一轮增长期,*ST围海作为国内最早从事海堤工程建设的公司之一,业务发展有望因此受益。另有报道称,重整后公司股东结构为新型混改模式,“央企+地方国资”将成为后续发展的强大依托。

  宁波源真投资的经营范围为投资管理。其大股东汪文强持股99%,出生于1975年,2021年2月至今任围海股份董事长。今年3月14日,汪文强取代辞职的原总经理吴良勇,成为围海股份的总经理兼法人代表。

  东南财金记者注意到,目前汪文强并未入股围海股份和围海控股。而一旦重整成功,他或将在公司掌握更多的股权乃至话事权。

  目前,宁波舜农等3家机构作为联合重整投资人的《围海控股等八公司合并重整计划》(以下简称“计划”),已获得法院裁定批准,且控股股东重整投资人已支付违规资金收益权收购款。

  根据计划,重整投资方提供现金10.25亿元,其中支付9.48亿元,受让围海控股所持有的*ST围海40.44%股票;另外支付7605.35万元,用于普通债权清偿。重整后,围海控股继续持有上市公司2.62%股票,合计3000万股。

  同时,围海控股需在重整计划裁定之日起十二个月内处置上述3000万股*ST围海股票,扣除相应有财产担保债权清偿金额后(如有),按未清偿的债权比例,对各家普通债权人进行补充分配。

  关于围海控股究竟欠了多少债,计划指出,截至去年10月30日,共有106家债权人依法向管理人申报了债权,已初步确认债权90家,确认数额60.14亿元。

  根据测算,以2020年11月26日为评估基准日,围海控股如实施破产清算,假定全部有效资产能够按快速变现值变现,完税之后可用于偿债的财产总额为12.73亿元。

  *ST围海表示,若后续重整相关工作顺利进行,将有利于改善控股股东资产负债结构,有利于为上市公司引入战略投资者,并解决控股股东对公司的违规担保、资金占用等一系列问题,公司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将发生变更。

  胜利的曙光似乎近在眼前。*ST围海于5月10日公告称,已向深交所申请撤销公司股票退市风险警示,称“公司股票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的情形均已消除”。尽管公司2022年一季度仍亏损1832万元,但今年以来,其股价已由3.7元/股涨至4.33元/股,同比增长17%。

  不过,尘埃落定前也有不同的声音。有报道称,*ST围海实际控制人冯全宏对破产管理人的一系列操作提出质疑,如重整投资人的遴选程序有问题,普通债权清偿率仅2%,甚至破产重整投票的前置条件有关部门的批复疑似为伪造公文。

  这种说法得到*ST围海的辟谣,称“近期由媒体发布、转载关于围海控股使用疑似伪造公文”的不实报道,公司已保全证据并向公安机关报案”。而冯全宏已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,于2021年12月被宁波证监局处以10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(详情点击东南财金此前报道)。

  汪文强在接受证券日报采访时表示,“围海控股破产重整的整个过程都是依法合规的,破产重整投资人的甄选也是科学规范的,在这期间公司也一直尽责履行信息披露义务。未来公司可能会根据投资方的意愿,将业务逐步拓展至新能源水利发展项目、智慧水利建设等领域。”

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:3312017004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:1104076

  5月12日晚,*ST围海发布了《浙江围海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等八公司合并重整计划》(以下简称“围海控股”)。重整后,围海控股将其原持有的*ST围海40.44%的股票,合计4.63亿股,转让至投资人或投资人指定关联主体直接持有。

  这一重整计划,已于4月8日获得宁波高新区人民法院裁定批准。根据此前公告,该计划的联合重整投资人为宁波舜农集团有限公司、中国东方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市分公司、宁波源真投资管理有限公司。其中,宁波舜农和东方资产都是国资背景。

  围海股份从事海洋与水利工程,是宁波高新区的一家A股上市公司。上市之初,它以年年攀升的业绩表现得到市场关注,2011年至2015年间股价累计上涨近3倍。

  然而,公司却于2019年深陷6亿元的违规担保危机,不幸戴上“ST”的帽子,还接连发生公章失控、前董事长被刑侦立案、11名高管集体辞职、年报被审计机构出具“无法表示意见”、失去对子公司控制权等“剪不断,理还乱”的糟心事,令经营状况雪上加霜。

  2020年8月,围海股份的控股股东围海控股以其不能清偿到期债务,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,且明显缺乏清偿能力,但具有重整挽救价值为由,向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法院申请重整(详情点击东南财金此前报道)。次年3月,宁波高新区法院裁定围海控股等八家公司合并重整。

  深陷困局的围海控股,希望引入“白马骑士”扶大厦之将倾。2021年,公司分别在1月、5月面向社会招募重整投资人,并陆续收获“橄榄枝”,如浙江卫力控股、宁波浙海投资集团、台州城建投资集团这3家意向投资人,意向各自携重整对价约20亿元的“聘金”进场。

  但这场“订婚”并未修成正果。*ST围海去年12月4日发布公告称,已解除和上述3家意向投资人分别签订的重整投资意向协议,确定宁波舜农集团有限公司、中国东方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市分公司、宁波源真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作为联合重整投资人

  根据企查查资料,宁波舜农曾用名为“余姚市水资源投资开发有限公司”,实际控制人为余姚市国有资产管理办公室,是名副其实的余姚国资背景,而东方资产是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国有独资金融企业,二者均为国资控股。

  宁波舜农是余姚市唯一的水利基建主体,也是重要的城市基建主体,承担水利基础设施建设、城市基础建设、水资源开发等任务,2020年实现营收近8亿元,同比增长14.33%,和*ST围海的主营业务“专业对口”。

  有分析人士指出,近期水利行业或将迎来新一轮增长期,*ST围海作为国内最早从事海堤工程建设的公司之一,业务发展有望因此受益。另有报道称,重整后公司股东结构为新型混改模式,“央企+地方国资”将成为后续发展的强大依托。

  宁波源真投资的经营范围为投资管理。其大股东汪文强持股99%,出生于1975年,2021年2月至今任围海股份董事长。今年3月14日,汪文强取代辞职的原总经理吴良勇,成为围海股份的总经理兼法人代表。

  东南财金记者注意到,目前汪文强并未入股围海股份和围海控股。而一旦重整成功,他或将在公司掌握更多的股权乃至话事权。

  目前,宁波舜农等3家机构作为联合重整投资人的《围海控股等八公司合并重整计划》(以下简称“计划”),已获得法院裁定批准,且控股股东重整投资人已支付违规资金收益权收购款。

  根据计划,重整投资方提供现金10.25亿元,其中支付9.48亿元,受让围海控股所持有的*ST围海40.44%股票;另外支付7605.35万元,用于普通债权清偿。重整后,围海控股继续持有上市公司2.62%股票,合计3000万股。

  同时,围海控股需在重整计划裁定之日起十二个月内处置上述3000万股*ST围海股票,扣除相应有财产担保债权清偿金额后(如有),按未清偿的债权比例,对各家普通债权人进行补充分配。

  关于围海控股究竟欠了多少债,计划指出,截至去年10月30日,共有106家债权人依法向管理人申报了债权,已初步确认债权90家,确认数额60.14亿元。

  根据测算,以2020年11月26日为评估基准日,围海控股如实施破产清算,假定全部有效资产能够按快速变现值变现,完税之后可用于偿债的财产总额为12.73亿元。

  *ST围海表示,若后续重整相关工作顺利进行,将有利于改善控股股东资产负债结构,有利于为上市公司引入战略投资者,并解决控股股东对公司的违规担保、资金占用等一系列问题,公司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将发生变更。

  胜利的曙光似乎近在眼前。*ST围海于5月10日公告称,已向深交所申请撤销公司股票退市风险警示,称“公司股票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的情形均已消除”。尽管公司2022年一季度仍亏损1832万元,但今年以来,其股价已由3.7元/股涨至4.33元/股,同比增长17%。

  不过,尘埃落定前也有不同的声音。有报道称,*ST围海实际控制人冯全宏对破产管理人的一系列操作提出质疑,如重整投资人的遴选程序有问题,普通债权清偿率仅2%,甚至破产重整投票的前置条件有关部门的批复疑似为伪造公文。

  这种说法得到*ST围海的辟谣,称“近期由媒体发布、转载关于围海控股使用疑似伪造公文”的不实报道,公司已保全证据并向公安机关报案”。而冯全宏已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,于2021年12月被宁波证监局处以10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(详情点击东南财金此前报道)。

  汪文强在接受证券日报采访时表示,“围海控股破产重整的整个过程都是依法合规的,破产重整投资人的甄选也是科学规范的,在这期间公司也一直尽责履行信息披露义务。未来公司可能会根据投资方的意愿,将业务逐步拓展至新能源水利发展项目、智慧水利建设等领域。”



Power by DedeCms